结婚三年,不知老公的真实身份,要不是家里破产,她永远不知道!

第一章 女人的嫉妒心

“你确定选择江州这个贫瘠之地,作为你的封地吗?”

盛大的表彰仪式上,一个身穿龙袍的老者,看向了眼前的年轻人,眼中露出了疑惑之色,

年轻人剑眉星目,英姿帅气,却又如同一座大山一般,给人压力。

下面的几十个人都是一脸的崇拜。

因为这个年轻人是帝国最强大也是最神秘的组织,至尊殿堂的战力最强的战尊,进入至尊殿堂五年,立下无数功勋,成为了至尊殿堂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战尊。

昨天他更是以一人之力,剿灭了世界第一大黑恶势力地狱之门,从此这世上再也没有任何势力能够撼动至尊殿堂。

战尊王鼎!这是一个站在权利巅峰的人物,一个活着的神话。

“是的,我选择江州。”

老者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沉吟了许久才说道:“你可以再考虑一下,天海,京都,都可以作为你的封地。”

这几个都是帝国的繁华地带。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都不要,你了解我。”

王鼎的思绪不禁回到从前,他本来是一个在孤儿院长大的孤儿,在他六岁那年,江海王家的一对夫妇收养了他,从此他成了王家的少爷。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可是在他十八岁的那年,去参加同学聚会,没想到被人下药,和江海第一女神柳婉儿有了关系。

他已经不记得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第二天一早只是看到了衣衫褴褛的柳婉儿在哭泣。

看着眼前楚楚可怜的玉人,王鼎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因为这个女孩也是他心中的女神,暗恋的对象。

“我会对你负责。”

“你走吧,我是郑金秋的未婚妻,郑家人不会放过你的。”

郑家,江海豪族!势力庞大,远远不是王家能比的。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人踹开了,王鼎看到了他的同学李玲玲,他记得就是李玲玲给自己下了药。

还看到了他的养父养母还有郑家人。

“把他带走——”

王鼎被带走了,来到了江边,身上绑着一块大石头。

“为什么?爸,妈,救我啊。”

可是他的养父养母却是十分的冷漠。

他不明白,为什么平日里对自己宠爱有加的父母会不管他,为什么他们和郑家的人一起联手来陷害他。

“要怪就只能怪你的亲生父母,他们给你留下了巨额的财富。”

“可是我已经答应了,钱我不要了,贡献给家族。”

王鼎怒吼,他心有不甘,他十八岁的那年,王家人告诉他他的父母给他留下了一笔巨额的财富,需要他去取出来,可是没有想到,他取出来把钱交给他们之后,他的养父养母对他的态度就变了。

“你活着一天,这钱我们就没有办法用,不要怪我们,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一切原来是这样。

“你们要钱,我可以给你们,你们要杀我,我也认了,为什么要陷害婉儿?她和你们有什么仇怨?”

“你觉得柳家能够配得上我的儿子吗?”郑耀全冷笑道。

王鼎明白了,柳家不过是一个小家族,而且柳婉儿的父亲又是一个赌鬼传说郑家早就不想认这么亲事了。

可是柳家为了抱上了郑家这棵大树,可是给了几千万的嫁妆。

“配不上你儿子,你可以退婚啊。”

“退婚?钱我拿了,退婚就要退钱,可是现在,你觉得柳家还有脸来要钱吗?”

王鼎终于明白了,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局,一箭双雕。

“丢下去——”

王鼎身上背着巨石迅速地沉入的江底,在那一瞬间,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了柳婉儿无助的面孔。

在他绝望的时候,就是眼前的老者救了他,至尊殿堂的天尊。

王鼎的眼圈红了,后面的一群人都是愣住了。

这个钢铁一般的男人竟然哭了!

战尊大人还有泪。

天尊看向了王鼎也是不禁叹了口气道:“既然你选择江州,从此江州就是你的封地,我早就料到有今天,所以把江海封给了罗天,江州也有人帮你打理。”

“我走了。”

王鼎转身离开。

“恭送战尊大人!”

“恭送战尊大人。”

至尊殿堂数百位强者怒吼。

“........”

两天之后,王鼎再次漫步在江海的街头,他的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个地方,有他快乐的童年,也有最后的悲剧,如今他再次归来。

现在他是江州的主人,江海是江州治下的一个城市,这里也是他的封地。

“也不知道婉儿怎么样了。”

顺着街边的大道,再走几里路,就到柳婉儿的家了,他的心里不禁有些紧张了,六年过去了,也许柳婉儿已经嫁人了,也许她已经离开了江海了,一切皆有可能。

“叔叔,给我点钱吧。”

路边的一个小乞丐,看起来七八岁的样子浑身都是油污,他的一条腿已经残疾了,左边的眼睛也已经瞎了。

多么可怜的孩子。

王鼎拿出了钱,给了小男孩。

“谢谢叔叔——”

给了钱之后,王鼎继续向前。

“叔叔,给我点钱吧。”

就在这时,王鼎又看到了一个小女孩,他的心里不禁有些奇怪了起来,怎么这一条路上,这么多的小乞丐?

小女孩看起来五六岁的样子,脸色蜡黄,身体很瘦弱,似乎风吹一下就会倒。

王鼎又拿出了一张钞票,给了小女孩,小女孩顿时抬起了头,看到这个小女孩的刹那,王鼎突然感觉自己的心震动了一下。

这个小女孩眉宇之间竟然和自己有几分相似之处。

而且她的身上总给他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就在这时,一对男女走了过来,王鼎一眼就认出来,女人是柳婉儿的姐姐,叫柳梦儿,边上的男的是王鼎的堂哥,王志贤。

当初在王家的时候,王志贤就生怕他抢了自己的遗产,对自己恨之入骨,王鼎有些奇怪,这两个人怎么混到一起去了?

王鼎记得,当初柳梦儿就不务正业,喜欢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还找了一个男朋友,是这一带有名的混混。

柳梦儿走到了之前的那个小男孩的面前,看着碗里面有几百块钱,顿时冷声道:“今天怎么就要了这么点?”

小男孩低着头,不敢说话,柳梦儿拿出了一个馒头丢了过去,随后道:“明天要是要不到一千的话,我把你另外一只眼睛也挖了。”

王鼎听到这话之后,顿时感觉怒气上涌,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么恶毒的人。

他握紧了拳头,准备收拾这个女人,可是没有想到,柳梦儿竟然又向着这边的小女孩走了过来。

小女孩的碗里只有一百块钱,还是他刚刚给的,王志贤看到只有一百块钱,顿时大怒道:“呸,你看看这死丫头,简直就是废物,要饭都要不到钱,和他爸一样废物。”

“那是肯定啊,她这有手有脚的,肯定要不到钱啊。”柳梦儿在边上帮腔。

“我看就先打断一条腿看看效果。不行的话,就再弄瞎眼,现在的人同情心强,肯定会多给钱的,这样你也可以多一点收入”王志贤的脸上露出了狰狞之色。

“还是王少知道体贴人——”柳梦儿说着挽住了王志贤的胳膊。

王志贤却是一脸嫌弃地甩开了柳梦儿的手,摸出了一根铁棍。

小女孩蜷缩在地上,整个人瑟瑟发抖,满是泥垢的脸上,带着恐惧。

“大姨,不要——我害怕——”

“可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妈,当初在肚子里我就劝她打了,她偏偏不听,非要为王鼎那个野孩子生下你这个小野孩子,要怪就只能怪你命苦。”

这一刻王鼎顿时呆滞了。

这竟然是我的孩子?

“死丫头,别怕啊,以后会有很多人给你钱的。”

王志贤提着棍子就砸了过来。

“滚——”

王鼎整个人头皮都炸开了,一脚直接把王志贤踢飞!


第二章 恶毒的女人

小女孩看着王鼎陌生的面孔,一脸的惧怕。

王鼎知道,自己六年没有回来,对于这个孩子来说,他只是一个陌生人,需要时间来熟悉彼此。

王鼎目光冷漠地看向了王志贤。

王志贤看到王鼎的面孔之后,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中带着恐惧,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当初的事情,王志贤知道的很清楚,王鼎被绑在石头上,还被打断了手脚沉入了江底,绝对是没有生还的可能的,可是现在这个家伙竟然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王鼎根本就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直接拿着棍子走了过去。

“你要干什么?”

“你不是要打断我女儿的腿吗?现在我也要打断你的腿。”

王志贤平复了一下情绪,从地上爬了起来。

“王鼎,你这个野孩子还想打我?活着不找个地方缩着头过日子,还敢到江海来,我看你找死,敢动我一下,明天我就让你和柳婉儿这对废物都消失”

“废话太多”

王鼎毫不犹豫直接就是一棍子砸在了王志贤的腿上。

“啊——”

王志贤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抱着膝盖满地打滚。

王鼎感觉自己的怀里一暖,小女孩趴在自己的怀里,身体在瑟瑟发抖,王鼎这才意识到自己不该在孩子面前这么暴力。

“乖,不怕啊”

王鼎身为一代战尊,整天和一帮男人混在一起,哪里会哄孩子。

小女孩的身体更加的瑟瑟发抖,王鼎不知道她幼小的心灵到底承受了多少她这个年纪本不该有的磨难。

“我要妈妈,我要去找妈妈”

小女孩的声音很小,怯生生的,王鼎这才反应过来,对于每一个孩子来说,妈妈都是他心灵的港湾。

“对,爸爸带你去找妈妈,告诉我你妈妈呢?”

“妈妈被明辉堂舅带着人绑起来了”

“绑起来了?”

王鼎一听,顿时想了起来,柳明辉,柳婉儿的堂哥,经常欺负柳婉儿。

王鼎目光冷漠地看向了柳梦儿,随后冷声道:“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鼎,你这个野孩子,你别过来啊,知道我老公是谁吗?我老公是黑虎门的——”

“啪——”

王鼎直接一巴掌抽在了柳梦儿的脸上,随后冷声道:“如果你不说的话,我现在就打断你的腿。”

柳梦儿被王鼎的眼神吓坏了,又想想这个家伙现在现在是一个亡命之徒,顿时吓得赶紧道:“我说。”

“.........”

一间豪华包厢内,柳婉儿被绑着放在了一张大床上,柳明辉带着两个保镖坐在一边抽烟像是在等人。

“柳明辉,你要干什么?”柳婉儿拼命地挣扎,可是却没有用。

她的身上绑了好几道绳子,把她玲珑的躯体勾勒得淋漓尽致。

“干什么?柳婉儿,你长得这么漂亮,不为家族做贡献可惜了,张总说了,只要你把他陪好,就给我们柳家三千万的订单,三千万啊”

“你无耻”柳婉儿顿时怒道。

“我无耻?当初要不是你给王鼎生下那个死丫头,你就可以嫁给郑少了,我们柳家也能和郑家联姻,可是现在这一切都被你搞砸了,你知道你给家族带来了多大的损失吗?现在是你补偿的时候了” 

就在这时,一个大腹便便穿着西装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张总,你看,都准备好了,等下再给她下点药,保证您今天满意。”柳志峰顿时像是一条哈巴狗一样摇上了尾巴。

柳明辉扬了扬自己手中的一杯水,随后道:“张总,你是不知道,这瓶药可是我专门托人从国外买回来的,珍贵的很,据说吃了之后,你的什么要求她都会答应的。”

张总一听,顿时笑了,他本来就很胖,这么一笑,眼睛都要看不见了。

看看了床上被五花大绑的柳婉儿,曲线玲珑,加上绝美的面孔,让他不禁暗暗地咽了一口口水。

“不错,柳明辉,你小子,真有你的。”

“那是当然了,柳婉儿能够伺候张总,那是她的福分,到时候您再录个视频,以后还不是想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啊?”

柳明辉赶紧马屁奉上。

张总看了一眼柳明辉,随后道:“你家老爷子知道?”

“当然知道了,我爷爷说了,柳婉儿自命清高,一天到晚装出一副清纯玉女的样子,还不是和那个王鼎生了孩子?现在还不如为家族多做点贡献。”

“很好,明天你直接来我办公室签合同。”

柳明辉一听,顿时激动道:“谢谢张总,谢谢张总。”

“行了,没你们的事了,赶紧滚吧。”

张总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像是赶苍蝇一般。

“好嘞,张总您慢慢享受,我帮您把门关上。”

柳明辉点头哈腰地打开门就准备出去,可是开门之后,却看到了一个年轻人抱着一个小女孩站在门口。

“妈妈——”

小女孩老远就看到床上被绑起来的柳婉儿。

“思雨,你怎么来了?”

柳婉儿最后把目光落在了王鼎的身上,整个人都是呆住了。

王鼎看着她,微微一笑。

“婉儿,我回来了!”


第三章 你只会给这个家带来灾难

“你——你是王鼎?”

柳志峰看到王鼎之后,也是吓了一跳。

“是我,没想到我还活着吧?”

王鼎目光冷漠地扫视了柳明辉一眼。

“这小子谁啊?”张总倒是不认识王鼎。

“这就是王家的那个野孩子,柳婉儿的男人。”柳志峰顿时笑道。

“哦!原来是王家的那个野孩子啊,不是说死了吗?”

“谁知道呢,也许是郑少大发慈悲没杀他呗。”

王鼎握紧了拳头,没想到柳家的人竟然不要脸到了这个地步。

“行了,赶紧让这个家伙给老子滚,扰了老子的雅兴,到时候这合同你柳家一分钱都别想拿到。”

柳明辉一听,顿时急了,赶紧招呼柳家的两个保镖道:“把这大野孩子和小野丫头都给我清理出去。”

两个保镖一听,顿时抓向了王鼎。

王鼎反手一个擒拿,一个保镖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的胳膊就已经脱臼了。

王鼎又是一脚把另外一个保镖踢飞,狠狠地撞在了墙上,解决了两个保镖之后,王鼎一脚踢在了柳明辉的肚子上,柳明辉顿时捂着肚子蹲了下来。

王鼎的动作迅捷无比,连张总都没有反应过来柳家的三个人就都被王鼎打趴下了。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万盟集团的张建——”

“啊——”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王鼎一脚踢开,在地上滚了几圈,身上的剧痛,让他根本就动不了。

“王鼎,你这个混账,敢打我,我让你活不过明天”柳明辉咬牙道。

王鼎没有说话,直接走到了桌子边上,把柳明辉准备的那杯水拿了过来。

“你要干什么?”柳明辉顿时感觉有些恐惧。

“这么好的东西,可不能浪费了。”

王鼎直接掰开了柳明辉的嘴巴,给他灌了下去,剩下的半杯,灌进了张建的嘴里。

“好了,你和这位张总在这里慢慢的享受吧。”

王鼎拉着柳婉儿和思雨出了包厢的大门,还不忘拿着手机对着里面拍了几张照片。

“别动,刚刚里面是不是打架了?”

几个保安走了过来,一脸狐疑地看着王鼎一家三口。

“没有啊,你是不知道,原来这位张总爱好特别,现在正在里面狂欢呢”王鼎直接说道。

为首的保安队长还是有些不相信,透过门缝向着里面看了一眼,此时屋里的两人已经抱着亲到了一起,都在拼命地撕扯对方的外衣。

“这有钱人就是会玩啊,美女不要,好这一口。”后面的一个保安小声地嘀咕。

“闭嘴,不要打扰客人,你要是有钱,你也可以这么玩。”

保安又是指向了王鼎,让他们赶紧走。

来到了楼下,此时艳阳高照,王鼎和柳婉儿两人四目相对,久久没有说话。

“妈妈,我饿了。”思雨小声的说道。

“走,去吃饭。”

一家三口找了一家餐厅坐了下来,这是两人劫后余生的第一见面,王鼎曾经在脑海之中无数次想象过这个画面。

“你还活着?郑金秋当初没有杀你?”这是柳婉儿心中的疑惑,也是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没有,我被一个大人物给救了,婉儿,这六年,你受苦了,我会用我的余生来补偿你们,不会再让你们受到伤害。”

这是王鼎六年来,一直想对柳婉儿说的话。

“当初的事情,根本就不怪你,你也是受害者,我不希望我们的悲剧,再在孩子的身上重演。”

柳婉儿冷漠的语气让王鼎听着很不舒服,不过马上他就明白了。

自己当初一直暗恋柳婉儿,其实不光是他,也许对于班里每一个男生来说,柳婉儿都是他们的暗恋对象。

王鼎喜欢柳婉儿,可以为她付出一切,可是柳婉儿喜欢他吗?

王鼎知道,柳婉儿根本就不喜欢他,在那次被陷害之前,两人甚至都没有交流,柳婉儿会暗恋他么?显然是没有一点可能。

“我们不是悲剧,是幸福。”王鼎握紧了拳头说道。

“幸福吗?王鼎我们拿什么幸福?当初的事情之后,我成了家族的笑话,我爸妈都劝我打掉这个孩子,我临盆的时候都没有一个人在身边,有几次我都差点崩溃。”

柳婉儿看了一眼天花板,有些无奈道:“我以为思雨出生之后就会好,可是我没有想到,他们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王鼎,今天你回来了,我很高兴,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你说。”

王鼎觉得,对于柳婉儿,无论她提任何的要求,他都会答应。

“我想让你带着思雨离开这里,永远都不要回到这个肮脏的地方,我也不想看着思雨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

王鼎突然感觉自己的心好痛。

“妈妈,我不走。”

思雨看向了柳婉儿,她的眸子如同星辰一般闪亮。

“我也不会走,婉儿,噩梦已经过去了,那些所谓的敌人,在我的眼中都不过是蝼蚁而已。”

“蝼蚁?王鼎,我没有时间跟你开玩笑,这是最好的选择,你不走,迟早都会死在郑家的手里。”

“那你为什么不走?”

“我的父母在这里,我母亲生了重病,我不能走,王鼎,听我一句劝,为了你自己,为了孩子,你走吧,就当没有我这个人。”

柳婉儿说完之后,起身就走。

“妈妈——你不要走,呜呜——”

思雨拼命地哭喊拽着柳婉儿的衣服,柳婉儿的眼中有泪水打转。

“思雨乖,你听妈妈说,这是你爸爸,你就跟着你爸爸离开这里,你会很幸福,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叫你野孩子,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同学欺负你。”

柳婉儿推开了思雨,转身就要离开。

“柳婉儿,你给我站住,你以为我是疯了吗?好,我给你看证据。”

王鼎拿出了一本红色的证书递了过去,随后道:“我是帝国至尊殿堂的主宰,江州就是我的封地”

柳婉儿看了一眼红色的证书,根本就没有看。

“帝国有至尊殿堂这个机构吗?”

“这——”

王鼎也是有些尴尬,因为至尊殿堂的存在是帝国的机密,普通人是可能知道的。

“算了,要不,思雨留下,你走吧,她跟着你这种只会说大话的人,我也不放心。”

柳婉儿抱起了思雨,就在这时,柳婉儿的手机响了,看到号码之后,柳婉儿的脸色顿时紧张了起来。

“刘医生,我妈的情况怎么样?”

“你妈现在情况很危险。”

“我现在就过去。”

柳婉儿急匆匆的抱着思雨出了门,王鼎也是跟了上去。

“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看看能不能帮帮忙。”

柳婉儿没有再理会王鼎,拦了一辆出租车,王鼎也厚着脸皮跟了上去。

“师傅,去江海中心医院,麻烦您快一点。”

“好。”

一路上柳婉儿都没有说话,也没有理会王鼎,到了医院之后,柳婉儿匆匆的跑到了六楼的病房。

来到了病房门口之后,几个医生都站在门口。

“刘医生,怎么样了。”

“柳小姐,需要动手术,你去把钱交一下。”

“刘医生,大概需要多少?”

“各项费用加起来的差不多五十万”

听到这话之后,柳婉儿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窘迫之色,她根本就没有这么多钱。

“刘医生,你看能不能先做手术,钱我去借。”

刘医生一听,顿时冷笑道:“借?你去哪里借?柳婉儿,这样,你嫁给我,这钱我出。”

这个刘医生看起来四十多岁,肚子跟怀孕一样,之前因为和医院一个小护士暧昧,现在刚刚离婚。

色眯眯地看着柳婉儿。

柳婉儿的脸色难看了起来。

只是还没等柳婉儿反应过来,只听得“砰”的一声!

刘医生的身体宛如炮弹倒飞了出去!

以防精彩内容丢失,请您【手机微信扫一扫】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阅读 100000+ 赞 58752
精选留言
赵天
36558
关注公众号后,点击第一条欢迎语就可以继续阅读,很方便!
9小时前
殇不起
20548
真的太好看了,跌宕起伏,有意思!
12小时前
我爱一条柴
19046
推荐大家一定一定一定要看完,后面剧情超级超级好看
12小时前
马上有钱
18689
关注公众号了,看起来很方便,下面有阅读记录,我已经看了一大半,越看越好看
3小时前
仰面注目夕阳
4300
我看完了,同类型小说里面最精彩的一部,没有之一,极力推荐
26分钟前
乄囍
3788
我之前都不怎么看小说的,完全被吸引住了
22小时前
孙不笑
2685
非常有意思,剧情扣人心弦,比看电视剧好看多了
13小时前
地有三江水
1536
不错不错,先关注公众号,有空把整篇看完
11小时前
露易湿衫
1169
已关注,公众号里面还有很多其他小说都挺不错,估计接下来半年都有的看了~
18小时前
岁末圣诞树
775
我一直认为看小说比看电视剧更精彩,这部确实不错
19小时前